唐骏传说中的加州博士只花了3000美金,这一次是他亲口承认的。之前,唐骏对自已是不是野鸡大学毕业的,要么避而不谈,要么打死也不承认,还口口声声说,希望有人给他“拨乱反正”。如今,这些都成了传说。唐骏总是在快要被人遗忘的时候让大家想起。事隔8个月冒个泡,这个时机选得很巧妙,既能最大限度地减少对自己的伤害,又能适时地炒作自己。这也是唐骏成功经验之一吧。

花3000美元买的文凭是不是野鸡大学,我想,不用唐骏多说,我们都已经明白。虽然3000美金在中国可能买到一箱假文凭了,但一些不起眼的大学你拿不出手,一些知名的大学暴露的风险又很大。西太平洋大学是个理想角色,符合社会对“人才”的通常定义。

现在,西太平洋大学成了一个笑柄,但哪一天冒出个“东太平洋大学”,依然是个宝贝。“唐骏们”之所以成功,在于他抓住了国人对洋文凭的迷恋和诚信缺失的软肋。《我的成功可以复制》,某种程度是说,唐骏的成功确实是可以复制的,只要当一回小人。据说,西大平洋大学近20年间为中国培养了一大批“人才”,这些人有的是企业高管,有的是政府高官,有的是社会名流,他们不正是复制了唐骏的成功经验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吗?

虽然从信用上说,唐骏已经破产了,但在现实社会中,他还是成功者,这是让很多人气急的地方。只要你成功了,其他一切都不重要。道德不是问题,规则也不是问题,有很多时候法律也不是问题。对此,网上曾有一段经典评论,“唐骏这件事,在美国,他要辞职,100个人只有一个价值观:诚实;在日本,他要谢罪,100个人只有一个价值观:担当;在中国,他要狡辩,100个人有100个价值观”。

价值观的混乱,给了“唐骏们”可乘之机。机会主义和实用主义盛行,踏踏实实、规规矩矩被视为傻瓜。在我们这个社会,有些事情是没有底线的。唐骏和他的西太平洋大学校友们一个个不都完好无损吗?

只要不认错,只要硬撑,撑到大家口水吐尽,照样可以光鲜上街;只要脸皮厚,有颠倒黑白、混淆是非的勇气,众人投过来的鄙视目光也可以全当没看见。说假话的代价太低了,不诚信的得利又如此之高,那么,担一时的骂名岂不是跟3000美元买个博士文凭一样便宜。

可是,当这样一群人占据了一些上市公司高管的职位,把持着一些社会重要岗位时,你会不会有一种恐怖的感觉?谁能保证他们不会用同样的手段对待公众,能力确实比文凭重要,但诚信比成功更重要,否则我们天天要喝三鹿奶粉,天天要跟骗子打交道。作为“野鸡”他们都是成功者,但想成为社会“凤凰”,他们一个个都不够格。

《钱江晚报》

转自:http://www.cnbeta.com/articles/140042.htm